1. <i id='WLWJ1'><tr id='WLWJ1'><dt id='WLWJ1'><q id='WLWJ1'><span id='WLWJ1'><b id='WLWJ1'><form id='WLWJ1'><ins id='WLWJ1'></ins><ul id='WLWJ1'></ul><sub id='WLWJ1'></sub></form><legend id='WLWJ1'></legend><bdo id='WLWJ1'><pre id='WLWJ1'><center id='WLWJ1'></center></pre></bdo></b><th id='WLWJ1'></th></span></q></dt></tr></i><div id='WLWJ1'><tfoot id='WLWJ1'></tfoot><dl id='WLWJ1'><fieldset id='WLWJ1'></fieldset></dl></div>

    <small id='WLWJ1'></small><noframes id='WLWJ1'>

    <tfoot id='WLWJ1'></tfoot>

        <bdo id='WLWJ1'></bdo><ul id='WLWJ1'></ul>
    1. <legend id='WLWJ1'><style id='WLWJ1'><dir id='WLWJ1'><q id='WLWJ1'></q></dir></style></legend>

      <small id='qch3008n'></small><noframes id='eie7j589'>

    2. <legend id='ljxa2rto'><style id='n5jht833'><dir id='5ylqpfad'><q id='fs2pfu12'></q></dir></style></legend>

        1. <tfoot id='ex5qwe9d'></tfoot>
          • <bdo id='jvncl4l5'></bdo><ul id='20kr7msu'></ul>
          <i id='8zmu91cv'><tr id='iwpg6rya'><dt id='v8drzcy3'><q id='tfm0j5gd'><span id='6wgccu9e'><b id='xhi6v8bw'><form id='o7setfq2'><ins id='oo9uv98j'></ins><ul id='1m5aan2n'></ul><sub id='bjh8v4w1'></sub></form><legend id='5zkap3us'></legend><bdo id='ozr85zhe'><pre id='cit0xhth'><center id='20dq7bn9'></center></pre></bdo></b><th id='gjdk8e8h'></th></span></q></dt></tr></i><div id='jjj13tm9'><tfoot id='f3uia4gp'></tfoot><dl id='ztcrg1vf'><fieldset id='w6enhs1o'></fieldset></dl></div>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美国日本做人爱C视频

          类型: http:/mgnjhyxh.com/video_list/6/2/index.html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8

          剧情介绍

          楼主 发 表于: 2010-12-17 倒序 阅读 ┊ 只看楼主 ┊ 小 中 大来源于 中篇 分类享受姨妈的肉体管理提醒: 本帖被 av.色戒 执行锁定操作(2011-04-28) 享受姨妈的肉体 王平

          的二姨是住在离他们有八百多公里的月亮市。月亮市和 太阳市都是全国的名城,但太阳市比月亮 市要发达一些。无论是在经济上还 有在教育上或者是在其它方面月亮市都要比太阳市稍逊一筹。不过,月亮市还是排在全国十大领先

          城市中的第八位。   王平他们是深夜近一点到达月亮市的,出了机场打的进入月 亮市,到二姨家门口,已是三点二十分。   全红一进屋放下东西,也顾不了洗漱,就竟直地走到姐姐的卧房 。   “二姐,你怎么了?”

          全红一把抱住姐姐的头,眼泪已夺眶而出。   “妹……妹,你……来了。”姐姐说话很轻,全红只好把耳朵贴在姐姐的耳边,这样才能听得到姐姐的说话声。   “嗯,姐姐,你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了,前两个月打电话说

          ,不是还好好的吗?”   “妹… 妹,姐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前不久……是受 ……了一点……风寒,后来…又不 大……注意,病情……就加重……了起来,现在……吃药……打针都……不顶事了,看来……姐

          姐……是不行了。谢谢……你能……来看我,喔……你 看……平儿、芳儿……她们都……这样……大了,平……儿,芳……儿,过来……让二姨……好好……看看。”   王平和王芳走到二姨的 身边,在这样一种气氛下她们也

          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哟,芳儿,都这么高了,快读高中了吧?”   “二姨,芳儿现在正上初三,今年九月就读高一了。”   “芳……儿,你好……靓哟,你看……这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脸蛋……是白

          ……里透红”   “二姨,看你说的,芳儿都不好意思 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靓就……是靓嘛,平……儿,你再……过来一点,哟……妹……妹,你看……平儿好……可爱哟,长……高了,高……了, 恐怕

          比……你妈都……还要高吧”   “二姨,我和我妈一样高。”   “妹…妹,你有这么……英俊的……儿子和……漂亮……的女儿,你真……   幸福,我现在……能看到……你们,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妹……

          妹,明儿……和凤儿……我就……交给……你了。”   “姐姐,你不要这样想,你的病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要坚强些,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妹妹,你就………别安慰…… 我了,我的病……我知道,

          明儿、凤儿……你们去……做点吃的,你姨妈……她们一路上……辛苦了,也一定……饿了。妹妹……你们也去……洗一个澡吧。”   高明和高凤二人去做饭,全红告诉她们只要做碗面就行了。王芳和她妈妈一起去洗澡,王

          平就一个人陪二姨在说话。若是在家里,王平也会和妈妈、妹妹一起去洗澡的,但是这是在二姨家,他怎么好把自己与妈妈和妹妹的事公开呢,此时他也只好暂时忍一忍了。   王平的二姨叫全兰,嫁给一个姓高的高中教师。

          二姨是一个非常守旧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老实而本分的人,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女性。她丈夫对她非常的好,两夫妻特别恩爱,她们只有二个女儿,就是高明和高凤,但是就在五年前,二姨夫因急病突然去逝了。   也就是那时

          他和妈妈、妹妹一起来到二姨家奔 丧,那时他还小,他只记得 二姨非常的漂亮,两个姐姐也非常的漂亮。此时的两个姐姐更是楚楚动人,更加成熟了。二姨也还是那样的迷人,就是现在在病中也是 那样的美丽 可爱。   这时只

          有王平和二姨两个人在房中,王平在紧紧地盯着二姨看,看得他二姨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由于生病的原因,二姨的脸上略显一点病态,但现在看上去还反而 有一种病态美。二姨的身材、相貌 和 妈妈差不多,但与妈妈比起来

          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当然算得上一个美人了。   “二姨,你好美……”   “平……儿,你真会……说话, 二姨都……病成这……样了,你 还……要取笑……二姨。”   “真的,二姨,平儿不骗你,你真的很美,你和

          我妈妈一样的漂亮。”   “平……儿,你真……可爱,二姨怕……是不行了,我真……啥 不得……你们。”   “二姨,你别这样想,我妈妈一定会有办 法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真的二姨,你会好起来的!”   “

          平儿,记得你……比你凤姐……小七个月,今年……有十六了吧?”   “是的,二姨,平儿今年有十六岁了。”   “和你凤姐……一样,在读……高一吧?”   “是,二姨,正上高一。”   “成绩……好不好?

          ”   “还不错。”   “什么叫……不错呀,平… …儿,你……能不能……说具体…… 点?”   “就是每科都是班上和全年级的第一名。”   “平……儿,你多……谦虚,都是全年级的…第一名,还说…… 不

          错,嗨,要是……凤儿的成绩……有你…… 这样好,那我……就放 心了。”   “二姨,我凤姐的成绩很好啊,她发表过的二篇作文,我还看过 呢。 平儿我只会读书,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哪能比得上凤姐 呀?”  

           “她也不过……是文科成绩……好点而已,理科成绩……那可是 够……差的了,平 儿, 你们……是兄妹,应该 ……互相帮助……才对。”   “二姨,你要我怎么做?”   “平儿,你可以……在理科上……指导你……

          凤姐一点,要 不……她以后…   …算是……没希 望了。”   “好吧,二姨,平儿答应你。”   全兰用双手把王平的头抱在自己的怀里,“对嘛,这…才是…… 二姨的好平儿。”   王 平的头靠在二姨的胸脯上

          ,脸正压 着二姨的奶头,二姨又穿得 很少,王平的感觉就象二姨什么也没有穿一样,不知怎的,他的阳物 突然直了起来。当然,这一变化他二姨没有看见,因为二姨是躺在床上的,而他的下身却是在床下,王平真想就这样久

          久地躺在二姨的胸 脯上,这种感觉真好,是与妈妈、妹妹以及大妈、 玉姐所没有的,真 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吃过面条后,全红和姐姐在房间里说话。   王平坐在有点旧沙发上,观察着客厅里的一切。在90年

          代初还 很时毛的电视柜上,有一台25寸的彩色电视机,在电视机的旁边还 有一台VCD ,但没有匹配的音箱。沙发的前面有一张不是很新的茶 几,上面就放着几个玻璃杯,也没有其它可让他这零食鬼可吃的。墙 上也没

          有什 么装饰品。   看来,二姨家这些年过得也不怎么样。   四个少男少女在客厅里看着深夜电视。王平的两眼直盯着两个美 女,高明和高凤的长相相差不大,高矮也差不多。高明是内向型,不 是那么说话,而高凤则

          是外向型,是一个典型的话匣子,嘴上的功夫 特别的厉害,一点也不饶人。   王平已有几年没见到这两个大 美女了,就不断的找话题和她们 谈,一点倦意也没有。她们四人有说有笑,无所不谈,上至天文,下 至地理,

          甚至男女性方面的内容。在房中的姐妹俩只听见从客厅里传来一阵阵忽大忽小的笑声。   但高明声音要少一点,毕尽她已走出高中,现已是大一的学生,不象三个还在中学里的弟妹们那么单纯。她已 成熟多了,胸前也是那样

          胀鼓鼓的,比高凤的要高点,王平估计与妹妹王芳的差不多。十九岁的她正象怒放的花 朵。王平真想去采摘这朵鲜花,这朵盛开的鲜花。   王平这样想着,两眼不由得紧紧地盯着高明的胸 脯……   “喂,喂”高凤指着王

          平大声喊道: “小色鬼,你怎么老盯着我 姐姐的胸脯看?唷,姐姐,你看他那双眼 睛,好象要把你的衣服 看穿 了似的,喂,平 弟,看见我姐姐的奶头了?”   王平不知所措地答道:“我……我……我是在想一个问题嘛,

          只 不过……只不过我的眼光朝着的方向恰好……恰好落在了明姐的那 个……那个位置而已,你怎么能那样……那样说呢?”   高凤是个眼直口快的人,她在家说话从来就是这样,想到什么她 就说什 么,记得有一次在洗

          澡时她问妈妈道:“妈妈,你都三十多岁 了,怎么你那阴户和我们的一样,也是一根阴毛都没长呢?”还有一次她更是问得出奇,那是在她们一家四口在饭桌上吃饭,各人正吃得津津有味,她突然问道:“妈妈,昨天晚上你怎

          么叫得那样大声,我 和姐姐都无法入睡,是不是我爸的那个太大 太长,你受不了啦?”你 说这些问题,叫思想保守的全兰如何回答。   刚才高凤的话直说得王平和高明两人很不自在,脸都红了起来。   “妹妹,你怎么

          能这样说平弟呢!”   “怎么了,怎么了,我不就是实话实说吗,又怎么不可以这样说 了,平弟他刚才的眼光就是直盯着你的高高的那地方看嘛,要不你就问一下平 弟。平 弟你说实话, 你刚才是不是象我所说的那样?”

            “好了,凤姐,你就饶了我哥哥吧,啊,凤姐,我哥哥他也不是 故意的,是不是?”王芳拉高凤的手在给哥哥 台阶下,她也不希望哥哥那么难堪,她看到哥哥的脸红得象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还是芳妹的话中听,好

          吧,平弟,凤姐不跟你计较了,我也不 想跟你过不去,因为,我还要象你请教呢,平弟,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没有。凤姐就凭你这张嘴,我都 差得太远了,我还想向你请教 呢!”   四人有说有笑,不觉已是凌

          晨四点半了。虽说在飞机上小睡了一 会,但路上多少还是有些辛苦,王芳和王平早就有睡意。全红仍在和 姐姐说话,好象有千言万语的话总说不完似的。   高明姐家只有两间卧室,平时是高明和妹妹睡一间,妈妈睡一

          间。现在有王平来了,就不好安排了。王芳可以和高明姐妹俩睡,全 红可以和姐姐睡,而王平呢,他安排在 哪里。睡沙发?打地铺?都没有盖的,因为平时都没有人来,所以也就没有准备。现在可好了,王 平、王芳和高明、

          高凤也只好干 坐着,等着全红来安排。   时针指到五点的时候。全红从姐姐的卧室里出来, “哟,都还在 看电视呀,不困吗?”   “小 姨,你看我们怎么安排?”高明在征求全红的意见。王平和 王芳在故意不说话。

            “好了,好了,看你几个,难道平儿还会 跟你们三个大姑 娘睡一 起吗?”   “那他睡哪里?”高凤马上问。   “那当然 是跟我和你妈妈一起睡啦!”   “这恐怕不行吧?”高凤又鼓着嘴说。   “这有什

          么不行的?”   “我妈妈她不会 答应的。”   “这还是你妈妈的主意呢。去吧,你们三 姊妹也好好的聊聊天,平儿,跟妈妈来,我们也该睡了”   王平跟着妈妈来到房间,妈妈是先进房间的,他进来的时候妈妈 已

          到床上和二姨在一起了。他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忘记了这是在 二姨家,三两下就把衣服全部脱光了,露出了他那又大又长的阴茎。   “啊,平儿,你怎么……把衣服……都脱……光了……”二姨激动得话都说不下去了

          。但她觉得精神为之一振,一股热血立即传遍全身,目光也亮了许多,精神了许多。   全兰已有五年没有见过男人的阴茎了,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这样长的阴茎。   等到王平来到床上钻进被子里,才看见靠在妈妈身

          边的二姨 ,此时他脸都红了起来,慌忙把头埋在了妈妈的怀里,埋在妈妈的两个大乳房之间。   “妹妹,平儿的怎会有这样大,这 样长……”全兰仅仅看了这一 眼,说话都有力气了,也不结巴了。   “姐姐,看你,谁

          知道呀?”   “嗨,妹妹,姐姐我原先也是一个非常本分的女人,我知道我也 没有多长时间了,也不怕你笑话了,刚才我看见平儿那又大又长的东 西,也不知怎的,突然象是精神了许多,真的,你看我现在说话都很 顺

          了,妹妹,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发现吗?”   “姐,妹妹我当然知道啦,我不是说过,你会好起来的吗?”   “你又没给我开什么灵丹妙药,怎会知道我会好起来呢,莫 不会 是回光反照吧?”   “不会的,姐,只要

          你照妹妹说的去做,一定会好起来的。”   “那你给姐姐开什么药呢?”   “姐,治你的药呀就是平儿。”   “胡说,平儿他是一个人,他怎 么会是药呢?”   “来,平儿,睡到中间来。”   “啊妹妹,不

          能,千万不能这样,我知道你是 说什么了,那怎么能行呢?”   “姐,为什么不行,你不是说现在你不怕了吗,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可是……”   “可是什么呀,我都是平儿的女人了,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什么?妹妹,你是故意说给 姐姐听的吧,你们是母子,怎么可 以……”   “姐,怎么不可以,我是很爱平儿的,平儿也非常爱我,我们除 了母子之爱为什么不可以有其 它的爱呢?来,平儿,插妈妈的阴户, 让

          你二姨相信,这样你二姨才会好起来。”全红边说边脱去自己的内衣内裤。   月亮市的清晨不再那么喧闹,显得很寂静了。   但寂静之中 不时也听到几声 的士的暗鸣声。   王平非常清楚地听到了妈妈的呼唤。按惯例

          ,此时他的宝贝应 该 窝在妈妈的温床里。   饿了多时的王平,听到妈妈这样说后,就立即翻到了妈妈的身 上,并立即把自己的大阴茎插进了妈妈那早已湿润了的阴洞中。   “啊……啊……平儿,你真会插,啊…啊…

          …妈妈……舒服……极了,啊…啊……平儿,再插……快些,啊…啊……对,就……这样,啊……啊……平儿,你会……真插,啊……啊……” 全红在故意大声地喊,她是在剌激姐姐 。   “啊……啊……妈妈,平儿快一夜没

          有碰过你 了,啊……啊……现在插起来好舒服,妈妈,真的舒服极了,啊……啊…… ”   全红的一边大喊,一边用 手去摸姐姐的阴户,“唷,平儿,你二姨的阴户也湿润了,你去安慰一下你二姨吧,给她治治病。去 吧,妈妈

          已经满足了。”全 红这是在说给姐姐听的,儿子还没有插上她五分钟,她怎么能轻易地满足了呢。   “不,妹妹 ,这不行………平儿,你不要来,你就和你妈妈干 吧,这怎么行呢?……”   “姐,就当是给你治病还不

          行吗?”   “这……”   “姐,不要再 考虑那么多了,你不是也有五年没有碰过男人的东 西了吗?”   “可是,这……”   “唉呀,姐,你怎么变得这样 罗嗦了,你原来干事情不是这样的呀!”   “可是

          ……可是……他是平儿呀!”   “是平儿又怎么了,我是他妈妈,我都给他了,你 还怕什么,你 还是他姨妈去呢”   “那……”   “平儿,去吧。”   王平从他母亲的身上下来,母亲立即脱去二姨的内衣和内

          裤, 二姨的赤裸的美丽的洁白的身子完全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啊……二姨,你的身子好美。真的,二姨, 太美了。乳房和我 妈妈的一样大, 有奶水吗?哟,二姨,你的阴户怎么也是白板,和我 妈妈的一样,”   

          “平儿,你还罗嗦什么,快上呀,你看你二姨的阴洞里都流出水来了。”   “二 姨,那平儿可来。”说完王平就压 到了二姨的身上,并用自 己又大又长的阴茎对准二姨的阴道口,屁股向下沉,只听到“滋”的 一声,整根

          阳物完全容进了二姨的光洁无毛的阴户中 。   “啊……”   “平儿,你温柔点,你二姨可不比你妈妈,更何况你二姨现在还 在病中。”   “是,妈妈。”说完王平就慢慢地进入和退出。   “平儿,别听你妈妈

          的,你想怎样就怎样,不要管二姨,二姨受 得了 。”   “不, 二姨,你都生病这样久了,你现在的身体还弱的很,我的动作不能太大。”   “啊…啊……平儿,你的小弟弟插得二姨好胀,好……舒服。 啊…啊……”

             “姐,你轻喊点,万一明儿她们听到了,还以为是你病重了,要 进来看你,那可怎么办?”   “啊……啊……妹……妹,平儿……插得我……太舒服了,这是 我……当女人三十八年来……最舒服的一次,啊……啊

          ……平儿,你 再……快插些,啊……啊……妹妹,我的病现在……好象好了一 点 ……没有原来那样严重了。原来到处不舒服,而现在是……舒服极了,啊…啊……平儿,你真是二姨……的好平儿,啊……啊…… 妹……妹,

          我……要……泄……了,啊……啊……”   “姐,你还行吗,你看平儿他还凶得很呢?……平儿,要不,你 再来插妈妈吧。”   “不,妹妹,我虽然泄了一次,但我还行,真的 ,我一点也不觉 得疲倦,一点也不觉得

          累,平儿,你就放心的插吧,啊……啊……平 儿,你的小弟弟真好,二姨好……好喜欢,啊……啊……”   “二姨,你的小咪咪也好舒服,把平儿的小弟弟夹得好紧,妈, 二姨的真的很紧,比妈妈,你的还紧一点呢,啊

          ……啊……”   “平儿,你二姨的小咪咪,已经有五年没被男人的东西插过了, 当然有点紧啦,而你天 天都在插妈妈,妈妈的怎么还会有你二姨的那样紧呢?”   “妹妹, 你真会享受,天天都 有平儿这样大、这样长的

          童子枪 插,你太幸福了。啊……啊……平儿, 你再插快些,插深些,顶进二 姨的子宫里 去……啊……啊……平儿,你真行,啊…啊……二姨都快梅开二度了,而你还是那样的有力,啊……啊……平儿,二姨又要升天了,啊…

          …啊……”   “二姨,平儿也要射了,啊……啊…… ”   王平在二姨第二次泄后,也到达了高潮,一股强大的激流直向二姨的深处喷射而去。

          美国日本做人爱C视频 _频道观看精彩动态_高清在线最新动态_在线精彩推荐观看_美国日本做人爱C视频 在线推荐
          详情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bdo id='83CUK'></bdo><ul id='83CUK'></ul>
          <tfoot id='83CUK'></tfoot>

            <i id='83CUK'><tr id='83CUK'><dt id='83CUK'><q id='83CUK'><span id='83CUK'><b id='83CUK'><form id='83CUK'><ins id='83CUK'></ins><ul id='83CUK'></ul><sub id='83CUK'></sub></form><legend id='83CUK'></legend><bdo id='83CUK'><pre id='83CUK'><center id='83CUK'></center></pre></bdo></b><th id='83CUK'></th></span></q></dt></tr></i><div id='83CUK'><tfoot id='83CUK'></tfoot><dl id='83CUK'><fieldset id='83CUK'></fieldset></dl></div>
          1. <legend id='83CUK'><style id='83CUK'><dir id='83CUK'><q id='83CUK'></q></dir></style></legend>

          2. <small id='83CUK'></small><noframes id='83CUK'>